關於部落格
就讓心情恣意的飛翔吧
  • 633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聯合創作(6)

突然,其中一隻企鵝搖搖擺擺的朝大家走來,企鵝對著一行人上下打量了半晌,開口說「你們是誰啊?跑到我的地盤。」企鵝顯然不太高興。

 

「企…企…企鵝會說話…!」姿津花容失色的大叫。

 

「妳自己還不是會說話。」企鵝冷冷的說。

「這裡的企鵝本來就會說話。」衛剴淡淡的說。

「你又知道了?又有紙條是不是?」宜澖沒好氣的說。

衛剴平靜的說「沒有紙條。」頓了頓,接著說「有牌子寫著,會說話的企鵝。」

 

「在哪裡?」妍翎好奇的問。

「我正在寫。」衛剴說。

 

宜澖正準備要打衛剴的時候,衛剴突然轉頭緩緩的對姿津說「小心後面。」

姿津一轉頭,便立刻尖叫,原來是有一個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快速的飛了過來,妍翎大喊「姿津快閃開啊!」可是姿津被嚇傻了,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的。

 

就在千鈞一髮的時候,宜澖一把推開了姿津,姿津整個人向後退了幾步,然後又不小心絆到石頭,石頭後面是一個小窪地,姿津整個人就這樣飛了出去。

 

姿津整個人飛了起來,朝向亦翔飛了過去。

 

宜澖大喊「亦翔!接住姿津。」

 

亦翔二話不說,立刻張開雙手往前準備接住姿津,碰!的一聲,姿津撞上了亦翔,因為衝力太大,兩個人在地上翻滾了好幾圈,就在停止的那個時候,亦翔在上壓著姿津,而且因為衝力,亦翔的嘴就貼在姿津的唇上了,就這樣維持這個姿勢停頓了許久。

 

「咳咳!你親吻的姿勢不太正確,應該浪漫一點。」衛剴說。

 

「汪亦翔!還不快起來,你要壓著姿津多久?」宜澖破口大罵。

 

「好嘛!好嘛!我是去救她耶!好心沒好報。」亦翔自己一個人喃喃自語爬起來,妍翎也趕緊上前去扶姿津起來。

 

姿津一起來就害羞的躲到宜澖的身邊。

 

這個時候大家才發現,已經被成千上萬隻的企鵝給一圈一圈的包圍了。

「咳咳!咳咳!」從身後的冰山那邊傳來了幾聲咳嗽聲,忽然,所有企鵝都緊張的圍過去冰山那邊。

 

「還不快過來扶我。」在冰山那邊傳來一個聲音。

 

只見企鵝們一陣騷動,剛剛那隻對大家說話的企鵝,立刻匆忙往前擠了過去,那隻企鵝只走到一半,就聽到冰山那邊傳來憤怒的聲音「艾瑞克咧?」

 

「長老!我正在跑步。」只見剛剛那隻企鵝搖搖擺擺的走著,走得有點急,一點都不像在跑步。

 

沒多久就看到艾瑞克扶著一隻老企鵝搖搖擺擺的走到了宜澖面前,仔仔細細的打量了這一行人。

 

沉吟了一會兒,長老站到石頭上舉起雙手對著大家說「傳說實現了。」隨後歡呼聲排山倒海的傳來。

 

「艾瑞克!」老企鵝對著剛剛那隻企鵝說「帶他們去神殿的密室吧!」

「長老…,會不會太冒險…。」艾瑞克小心翼翼的說。

「去吧!」長老嚴肅的說。

 

「你們跟我來。」艾瑞克對著大家說。

 

於是一行人跟著艾瑞克來到了一座很大的冰山前面,那座冰山特別的高聳,冰山的下方有一個不起眼的小洞,只見艾瑞克趴在地上,兩腳用力一蹬,艾瑞克就像飛彈一樣射進洞去。

 

「我們也要進去嗎?」姿津遲疑的問。

「跟去看看吧!」宜澖說。

 

妍翎站在洞口遲疑的看著。

 

「你們兩個男生先進去。」宜澖說。

「為什麼要我們先進去?」亦翔抗議。

「因為妍翎穿裙子!所以你們兩個先進去,聽到了沒有。」宜澖說。

「聽到了。」衛剴和亦翔異口同聲的說。

 

亦翔趴了下來,第一個爬了進去,然後是衛剴,接著宜澖又說「我先進去,妍翎你跟我後面,姿津妳在最後幫妍翎擋好,那些企鵝會說話,說不定也跟那些男生一樣會偷看。」

「沒問題。」姿津開心的說。

 

之後,一行人爬了大約五分鐘,終於爬出那個小洞,站起來一看,好像是在冰山裡面的一個很大的空間。

 

「哇!好大喔!」姿津說。

「這裡是神殿裡的密室。」衛剴說。

「你怎麼又知道了?」亦翔問。

衛剴伸出食指,對著亦翔搖了搖說「都沒有在注意聽,剛剛長老有說。」

 

「各位請到這邊來。」艾瑞克說。

大家網艾瑞克那邊走去,突然有個黑影從洞裡衝了出來,碰!又撞上了冰壁。

 

「爸!早跟你說要記得煞車啊!」艾瑞克趕緊過去攙扶。

「叫長老!」老企鵝站起來說。

 

「妳看吧!我就說企鵝會偷偷跟在後面,幸好我有先見之明。」宜澖得意的對妍翎和姿津說。

 

老企鵝的臉一陣紅一陣青的說「我沒有要偷看裙子裡的意思,只是剛好跟在後面而已。」

 

「就這麼剛好?」宜澖提高音量說。

「不管那個,請各位到這邊來。」老企鵝顧左右而言他,走到一個很大顆的冰球前。

 

「哇!好漂亮的球喔!」姿津讚嘆的說。

「你們大家把手放在上面看看。」老企鵝說。

 

大家不疑有他,一起把手放了上去,咻!大家突然回到了那破舊的房子裡。

「咦?回來了?」亦翔說。

「好像是。」宜澖說。

「那我想回去了。」妍翎說。

「我們應該還沒有回來。」衛剴說。

「為什麼?」大家異口同聲的問。

「因為這面鏡子旁邊沒有說明書。」衛剴平靜的說。

「無聊!」大家異口同聲的說。

「我們回家了,好嗎?」妍翎問。

「對阿,我想回家了。」姿津附和。

「走吧!」宜澖說。

 

姿津第一個走向大門,轉動手把,把門拉開,接著是一聲刺耳的尖叫!

 

「啊!」姿津尖叫著,倒退了好幾步,一不小心鞋子卡到地板,姿津整個人往後倒。

「怎麼了?」亦翔趕緊上前抱住姿津,關心的問。

「企…企鵝。」姿津指著門外說。

 

宜澖立刻上前去看,果然看到長老和艾瑞克。

 

「你們怎麼在這?」宜澖問。

「我們一直都在這啊,你們知道的,我們是一起來的。」艾瑞克說。

「可是我們已經回到…。」艾瑞克不等宜澖說完,就打斷宜澖的話說「看看鏡子那邊,是不是有什麼不一樣?」

 

「什麼不一樣?」妍翎認真的找著。

「原本放說明書那裡,有一個小圓鈕。」衛剴說。

宜澖走了過去,碰了那個小圓鈕,突然之間,老屋子消失了,大家又回到了剛剛那個密室裡。

 

「你們並沒有離開這裡,剛剛那個圓球模擬了你們心裡想的地方,呈現在眼前。」

「原來是這樣啊!」妍翎說。

「那麼現在,我要跟你們解釋,那古老的傳說…。」老企鵝說。

「在說這個故事之前,我們需要那把劍,請你們把那把劍拿給我好嗎?」老企鵝語帶玄機的說。

 

「喔!耶,拔不起來。」亦翔吃力的說。

「這邊有說明啊,要站在這個格子裡,往右邊拔…。」衛剴邊解說著,一下子就拔出了那把原本插在冰塊裡的劍。

 

「喔喔喔喔喔!」老企鵝和艾瑞克發出了驚嘆聲。

「關於這個傳說…。」老企鵝接過那把劍,插進了圓球上的縫隙,開始緩緩的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