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就讓心情恣意的飛翔吧
  • 633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聯合創作(完結)

「你們把劍帶著吧!路上用得到的。」長老說。

 

大家沿著小洞又爬了出去,好不容易離開了神殿。

 

「試試這把劍的威力吧!不然也不知道在路上有沒有用。」衛剴說著就拿起劍對著空中揮舞了幾下。

「沒什麼嘛!還以為有什麼神力,原來只是一把破銅爛鐵而已。」衛剴失望的說。

 

話剛說完,就看到姿津背後的一座冰山從中間斷成兩截,而上面的那截開始滑落。

 

「姿津快跑啊!」妍翎大喊,可是姿津只是一動也不動的看著那座冰山滑落。

「慘!姿津嚇呆了。」宜澖緊張的說。

「姿津快跑!」宜澖緊張得用吼的。

姿津終於回過神來,轉過頭來臉色蒼白的說「我…我…我腳軟,走…不動…。」

衛剴手中的劍還定在半空中,「哇哇!這威力這麼大…,這裡有張說明書耶。」衛剴在劍柄發現了一張紙條。

 

眼看冰山已經開始往下掉,就直直的往姿津砸了過去,亦翔快速衝過去搶了衛剴的寶劍之後,朝著姿津狂奔而去。

「等…等一下。」衛剴手中拿著說明書,對著搶了寶劍的亦翔大喊。

 

「姿津!我願意用生命來保護妳!」亦翔大吼著,以致於完全沒有聽到衛剴的呼喊。

「咦?怎麼有個東西從天上掉下來?」妍翎好奇的說。

「別管那個,姿津很危急耶!」宜澖說。

「可是那個東西好像是從斷掉的冰山裡飛出來的耶,而且朝著我…筆直的筆直的飛來。」妍翎有點恐懼的說。

 

說時遲、那時快,那東西直接掉落在妍翎的手裡,「好像是魔杖耶。」妍翎說。

「那妳就試試看啊!」宜澖說。

 

就在妍翎拿起魔杖指著冰山說「不要傷害姿津。」的同一個時候,亦翔已經衝到了姿津身邊,一把推開了姿津,豪情萬丈的說「如果我手裡沒有劍,我就不能保護妳。現在我手裡握著劍,我就無法擁抱妳。」話說完就提起劍對著迎面而來的冰山砍去。

 

「亦翔!那把劍只有第一個拔出來的人可以用…。」衛剴絕望的呼喊。

「你說什麼?」亦翔驚訝的轉頭看著衛剴,此時冰山已經落到了亦翔的頭上,剛好碰到了劍梢,另外從不知道何方發出一道刺眼的光芒,冰山的重量沉甸甸的壓在亦翔身上。

 

「姿津!永別了。」亦翔絕望的看了姿津最後一眼,就隨著冰山的重量被壓了下去,就在這個時候,那冰山突然化成了雪?

 

「亦翔!」姿津哭喊著。

「你為什麼不早說?」宜澖責怪衛剴。

「因為我還在看說明書,亦翔就把劍搶走了啊!」衛剴無辜的說。

「宜澖!」妍翎輕輕的拍宜澖的肩膀。

「怎麼了?」宜澖悲傷的轉頭。

「那冰山好像變成了雪?或者是棉花?」妍翎說得很不確定。

 

還來不及討論,已經看見姿津衝了過去,徒手挖著那堆白花花的山,沒有三兩下,姿津就挖出了亦翔。

「看來應該是棉花。」衛剴平靜的說。

 

大夥都來到了亦翔的身邊,「亦翔沒有心跳…,怎麼辦?怎麼辦?」姿津慌亂的說。

「自古以來,要救醒昏死過去的人,都只有一個方法。」衛剴淡淡的說。

「怎麼救?怎麼救?」姿津問。

「親他!」衛剴斬釘截鐵的說。

「親他?」妍翎有點驚訝的問。

姿津二話不說,溫熱的唇貼上了亦翔的冰冷,漸漸的可以感覺到,亦翔的唇也漸漸的溫暖了起來。

亦翔睜開了眼睛,勉強的撐起了雙手,輕輕的擁抱姿津。

 

「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韋剴在一旁鼓譟著。

 

姿津攙扶著亦翔站起來,亦翔氣沖沖的過來海扁衛剴,所有人也都加入圍毆的行列。

「怎麼不早說!差點害死我。」亦翔生氣的說。

「是你自己不等我看完說明書的。」衛剴說.

「說得也是。」亦翔說。

「可是等你看完,姿津就被壓死了,冰山也是你砍斷的,還是該扁。」亦翔說完,大家又是一陣海扁。

 

「話說回來,冰山怎麼會變棉花?」姿津問。

「是妍翎啦!」宜澖說。

 

大家轉頭看著妍翎,突然兩道強光從天而降,包圍著妍翎,另一道則落在衛剴身上。

等到光線減弱妍翎的服裝變了,妍翎穿著迷你短裙、白色長靴,金黃色的露肩輕便甲冑,頭上有著閃閃發亮的髮飾,手中握著的也變成了金黃色有著天使刻紋的樣式。

 

衛剴則是銀白色蒙面頭盔,湛藍色厚重盔甲,手的劍發出了銀色的冷光。

 

「喔喔!魔法使和劍士都已經出現了啊!」這時候長老和艾瑞克才剛剛從洞裡爬出來。

「哇哇!妍翎好漂亮喔!」姿津開心的說。

咚咚咚!宜澖和亦翔則是一直敲打的衛剴的頭盔,「挺不錯的!咚咚響呢!」亦翔說。

 

「艾瑞克!」長老說,「你就和他們一起去吧!」

「咦?你們怎麼會現在才出現啊?」妍翎問。

「當然要等危險過後再出來啊!不然出來送死喔!」艾瑞克說。

咚咚!長老狠狠的敲了艾瑞克的頭說「不準胡說。」

「幹嘛打我,那是長老你剛剛說的耶!」艾瑞克反駁。

長老一把抓起了艾瑞克到旁邊去說悄悄話「你知不知道傳說中那群戰士平常沒事都在做什麼?」

「不知道!」艾瑞克搖搖頭。

「傳說中那群戰士在不打仗的時候,最喜歡做的就是…吃飯、睡覺、打咚咚。」長老緊張的看了看那一群人。

 

「打咚咚是什麼啊?」艾瑞克不解的問。

「就是敲企鵝的頭啦!」長老很害怕的說。

「開玩笑,我們企鵝族這麼多,還怕他們不成。」艾瑞克神氣的說。

「傳說中他們就只打跟在他們身邊的那隻企鵝。」長老緩緩的說,並且露出不懷好意的笑。


「哪一隻這麼倒楣啊?」艾瑞克問。

「誰要跟他們一起去啊?」長老笑笑的說。

「我?」艾瑞克開始有點明白了。

「是我?」艾瑞克用短短的手指著自己。

長老笑著點了點頭,說了句「保重!」就把艾瑞克推了出去,對著大夥喊「出發吧!艾瑞克會帶領你們的。」

 

一行人便踏上了冒險的旅程,走了幾天幾夜大夥有點累了,「我走不動了!」姿津說。

「對啊!我這盔甲很笨重耶。」衛剴抱怨。

「對喔!」艾瑞克恍然大悟。

「怎麼了?」大家異口同聲的問。

「我們有魔法使啊!」艾瑞克說。

「魔法使?」大家都感到疑惑。

艾瑞克走到妍翎的面前說「魔法使,妳變個魔毯出來用用。」

「我不會啊!」妍翎說。

「只要妳心裡想著,自然就會變出來了。」艾瑞克說。

「好吧!我試試。」妍翎說完,就心裡默想,然後揮舞著魔法棒,在空中畫出了一道閃亮亮的弧,隨著那像仙女棒火花的弧線消失,一張華麗的魔毯就浮在離地面五十分高的地方。

 

大夥都開開心心的站了上去,可是等到衛剴一站上去之後,魔毯立刻就被壓到地上去了。

「衛剴!下去啦!你太重了。」宜澖把衛剴推下魔毯,魔毯立刻就浮了起來。

「那我怎麼辦?」衛剴問。

「魔法使,妳變匹馬給他吧!」艾瑞克對著妍翎說。

「好吧!」妍翎說完,變了匹純黑色的戰馬給衛剴,戰馬的頭上也戴著銀白色的裝飾,湛藍色的馬鞍,看起來十分的高大,氣勢非常的磅礡。

 

衛剴騎上了戰馬,戰馬用後腳站了起來,對空嘶鳴之後,如雷電般的像前衝去。

「我們也走吧!魔法使,魔毯由妳操控。」艾瑞克說。

「只要心裡想著怎麼飛就行了對吧!」妍翎笑著說。

艾瑞克點點頭說「要說飛翔吧!」

「飛翔吧!」妍翎說完,魔毯就浮到半空中,乘著風飛馳。

 

沒多久,大夥來到了一座巨大的建築物附近,在建築物前方大約十公尺的地方有著兩尊巨大的企鵝雕像,大約有四層樓高,「左邊的是企鵝男神,右邊的是企鵝國開國的女王。」艾瑞克解釋著。

 

大家下了魔毯,衛剴下了戰馬,走進神殿,只見神殿的正中央擺放了一個神龕,神龕上有著一顆發著火紅光芒的圓球。

 

亦翔摸了一下那顆紅色的圓球「哇哇!好燙喔!」

突然那顆圓球飛了起來,突然展開來,遠遠看起來像是一個愛心的形狀,走進一看,原來是兩把弓。

那兩把鮮紅色的弓分別掉落在姿津和亦翔的手上。

 

「這是同心弓。」艾瑞克說.

「作戰的時候,心靈相通的兩個人,背靠著背,只在乎眼前的敵人,背後就交給就信任的對方,所以叫做同心弓,傳說是當年企鵝男神愛上了企鵝女王,兩人在開國時對外征戰所用。」艾瑞克說。

 

「嗯嗯!弓的溫度越高,表示兩人的心越火熱,射出的箭就會變成火鳥箭,殺傷力強大,弓的溫度低,就與一般的弓無異。」衛剴說。

 

「你?」宜澖還沒說完,衛剴就接著說「我知道你要問什麼,要問我為什麼知道對不對?神龕下面有刻字,上面有寫。」衛剴一口氣說完。

 

「真的耶!上面還寫著必須兩弓齊發,若是落單,後果不堪設想,最好由心意相通的一男一女使用。」宜澖說。

 

「嗯嗯!情侶弓箭手出現了。」艾瑞克點點頭。

 

又是兩道光芒從天而降,將兩人的服裝變化,姿津是粉紅細肩帶甲冑,金黃色髮飾,豔紅滾銀邊護膝,亦翔則是暗紅色盔甲帶著銀光,滾金邊的銀盔,兩人手中都握著豔紅熱的同心弓,也就是兩把弓放在一起就會變成一個愛心形狀,所以稱之為同心弓。

 

「只剩下女王的權杖還沒有出現而已。」艾瑞克說。

「女王?」宜澖指著自己懷疑的說。

「妳是領導者,寶物也只剩下女王的權杖,所以非妳莫屬了。」艾瑞克說。

「我們出發吧!」艾瑞克說。

 

「女王的權杖要去哪找?」亦翔問。

「不知道,寶物都是自己出現的,我也不知道去哪裡找。」艾瑞克說。

「那你怎麼知道同心弓會在這邊出現?」亦翔和姿津異口同聲的問。

「我不知道啊,我只是來神殿的公廁上廁所的。」艾瑞克說。

咚咚咚…「咦?你們大家怎麼都倒在地上啊?」艾瑞克驚訝的說。

 

「沒事,沒事。」大家此起彼落的邊說邊爬起來。

 

正當大家剛剛站穩腳步之後,卻聽到遠方有如萬馬奔騰的響聲,似乎正朝著這個方向快速的前進。

 

「妍翎,妳飛上去看看。」宜澖說。

「好啊。」妍翎輕鬆的回答。

「要小心,說不定是敵軍,一定要小心,不可以這麼大意。」艾瑞克說。

「這麼可怕喔…。」姿津擔心的說。

「妳要小心喔!」亦翔說。

「我會的。」妍翎有點驚訝亦翔會這麼說。

 

妍翎踏上魔毯,飛到高空中遠眺,看到滿天塵沙滾滾,還有一大片黑壓壓的東西,正以非常快的速度朝這個方向前進可是妍翎看不清楚那片黑壓壓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為了要看清楚那片黑壓壓的東西,妍翎舉起了魔杖,以食指當做中心讓魔杖快速旋轉形成了一個圓,沒多久那個元就變成了一個透明的圓形透鏡,妍翎透過那個透鏡,所有東西都放大了,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那片黑壓壓的東西,原來是一大群的海豹。

 

突然一支箭筆直的朝著妍翎射了過來,妍翎情急之下急忙喊了聲「擋住!」那個透鏡瞬間變成了一面盾牌幫妍翎擋下了那支箭,妍翎大大的鬆了口氣,趕緊飛下去跟大家說實際的情況。

 

「咦?妳變出盾牌做什麼?」姿津好奇的問。

「我剛剛差點被箭射中。」妍翎急促的說。

「到底怎麼了?」艾瑞克緊張的問。

「山的那一頭,滿滿的都是海豹大軍,看起來又不像是一般的海豹好像是特別大隻的感覺。」妍翎說。

「啊!!!」艾瑞克慘叫一聲跌坐在地上,「那是邪惡的海豹魔軍團,要佔領整個南極,殺光企鵝。」

「為什麼要這樣?」宜澖驚訝的問。

「因為地球越來越熱,南極地一直縮小,所以海豹 國的魔 君想要消滅企鵝,佔領整個南極。」艾瑞克說。

「我得趕快通知長老。」艾瑞克說完,就往天空發射了一顆七彩的冰球,天空立刻出現了傳說中的南極光。

 

「原來南極光是這樣來的啊。」亦翔說。

「在企鵝國的大軍還沒到之前,我們先準備作戰吧!」艾瑞克說。

「就我們幾個?」姿津驚訝的問。

 

「還有我們。」身後傳來渾厚的聲音。

大家轉頭一看不知道何時出現了大約三百多隻企鵝。

「咦?你們從哪冒出來的?」妍翎問。

「他們是神殿的守軍。」艾瑞克說。

「可是敵軍有很多很多很多耶!」妍翎說。

「只能先這樣了。」艾瑞克說。

 

「魔法使,妳變個交通工具給情侶弓箭手吧!大家不能一起搭魔毯了,避免成為攻擊焦點。」艾瑞克說。

「變什麼呢?」妍翎問。

「不知道。」艾瑞克說。

「好吧!那我就試試看吧!」妍翎為難的說。

妍翎把魔棒一揮,一道金光閃過,在姿津和亦翔的面前出現了…兩台腳踏車。

「這是我的腳踏車???」姿津和亦翔異口同聲的喊了出來。

 

「這是風火輪,會飛的!」妍翎得意的說。

 

「一點都不威武。」亦翔抱怨。

 

「好吧!那就再變一次吧!」妍翎賊賊的笑了一下,揮動魔棒,腳踏車就只剩下輪框,還燒著熊熊的烈火。

 

「名符其實的風火輪。」妍翎笑著說。

 

「有沒有別的。」亦翔抱怨的說。

 

「沒有了,就這個吧!」妍翎轉過身俏皮的偷笑。

 

「那裡會飛?根本飛不起來。」亦翔又抱怨了。

 

「有啊!你的風火輪不是離地50公分?」妍翎笑得很開心。

 

「那為什麼姿津的可以飛那麼高?」亦翔不甘願的問。

 

「她比較輕啊,所以可以飛250公分高。」妍翎說。

 

「敵軍來了!」艾瑞克大喊。

「企鵝軍前鋒跟我來!」衛剴騎上黑色戰馬,大喊一聲,帶領著50隻企鵝守軍往前衝去。

 

妍翎也立刻飛上天遠遠的跟著衛剴,一邊用魔法攻擊敵軍,一邊醫治受傷的企鵝。

 

姿津和亦翔也跟在衛剴後面不遠處,各帶了30隻企鵝軍的弓箭手前去幫忙。

 

「就只剩我在這邊不知道要做什麼,一點忙都幫不上。」宜澖生氣的說。

 

「而且企鵝軍的裝備實在太爛了,帶這樣的武器裝備怎麼跟海豹軍團打?」宜澖對著艾瑞克生氣。

 

沒多久企鵝軍就節節敗退,一支海豹軍的突擊隊繞過衛剴的部隊,直接殺到神殿來,艾瑞克帶著剩下的一百多隻企鵝軍奮勇抵抗,但是海豹軍團實在太多了,而且裝備精良,沒多久宜澖和艾瑞克就被逼到神殿內,一隻海豹軍團的士兵朝著宜澖砍了過來,宜澖一直退後,一直退後,一不小心絆倒了,宜澖一屁股跌坐在神殿上的大冰椅上。

 

「受死吧!」海豹軍團的士兵對著宜澖猛力的砍去。

 

宜澖在危急之時,眼角餘光看見座椅的把手好像有點鬆動,順手拔了起來要擋住海豹士兵的攻擊,這一拔就覺得這把手怎麼這麼長,而且在拔出來的時候還發出強光並且噴出了強大的氣流,把海豹士兵噴得老遠。

 

 

「咦?這是什麼?」宜澖看著手上這支長長的手杖,好像還挺漂亮的,只是外面還結著冰看不太清楚,宜澖就把手杖舉起來準備往牆壁上打,想要把外面的冰給打掉,就在舉起來的那一剎那,手杖的頭突然光芒四射,金黃色的光芒流洩了下來,鋪滿了宜澖全身然後從宜澖的腳下開始向四周蔓延開來。

 

 

「吾王萬歲。」艾瑞克對著宜澖鞠躬。

 

 

宜澖這才發現自己穿著金黃色的連身小禮服,及膝的裙子邊緣滾著華麗的紋路,頭上帶著金冠,手中拿著的那支冰杖也變成了光彩奪目的權杖,上頭還鑲滿鑽石。

 

凡是被剛剛那流洩出的金光碰到的企鵝軍,身上的破銅爛鐵立刻變成了厚實的甲冑,全都是金黃色的甲冑滾著銀邊。

 

「怎麼會這樣?」企鵝軍七嘴八舌的討論。

 

「因為女王在這裡,我們就是禁衛軍,所以服裝跟裝備就會變化。」艾瑞克開心的說,「這是真是奇蹟啊!女王的禁衛軍,已經消失了五百多年,我竟然有幸可以看到,而且還身為其中的一員。」

 

金光持續蔓延開來,跟著衛剴一起作戰的企鵝軍也都變成了禁衛軍。

 

突然,權杖射出了四道光芒,落在衛剴、妍翎、姿津和亦翔身上,金光分別包圍著四個人,四個人的服裝,似乎也發生了變化。

首先變化完成的是姿津,頭髮變成了大波浪狀,一直垂到了腰際,把縷空的背後隱隱約約的遮住,展現出無限的嫵媚,姿津轉過身來,前面是低胸金黃色的馬甲加上超短迷你裙,配上一雙尖頭長馬靴,手上的同心弓上面浮現了豔紅色的朱雀圖騰。

 

姿津變換完成之後,跟在姿津背後的是穿著黑色鎧甲的亦翔,那輕鎧甲以及亦翔手上的同心弓都浮現了一隻非常霸氣的青龍圖騰。

 

妍翎伴著璀璨的光芒走了出來,梳著滑順的公主頭,穿著希臘式的服裝,腳上踩著羅馬靴,就像是雅典娜女神般典雅氣質,手上的魔棒浮現了猛虎的圖騰,潔白的獸毛在陽光下閃閃發光,在後面不遠處是穿著黑鋼盔甲的衛剴,盔甲上有著玄武的圖騰,手上的劍變成了銀光閃閃,邊緣滾著金邊。

 

「拜見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位將軍。」長老帶著企鵝大軍趕到,見到變身後的大家,立刻敬畏的說,話剛說完就看到艾瑞克從神殿中走了出來。

 

艾瑞克走到臺階前站定,大聲的宣告「女王駕到。」

 

宜澖緩緩的從神殿裡面慢慢的走了出來,底下大軍立刻發出了歡呼聲。

宜澖舉起手對大家致意,歡呼聲立刻停止,「大敵當前,大軍立刻出發吧!」宜澖說。

 

企鵝大軍立刻分成四隊,重剴甲步兵跟著衛剴,弓箭手分別跟著姿津和亦翔,輕剴甲的投冰隊則是跟著妍翎。

 

大軍出發之後,宜澖問長老「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變身?」

「這要從一千年前說起…。」長老緩緩的說起千年前的故事。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