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庭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就讓心情恣意的飛翔吧
  • 62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聽雨(完結)

宜澖不可思議的大叫:「怎麼可能!已經消失百年的傳心術,如今怎麼會出現?」

 

    亦翔滿臉疑惑的說:「我也不知道啊,難道他們是神鳳教的遺黨嗎?」亦翔邊說邊走進家門,跌坐在沙發上喘氣,宜澖端來了一杯水,亦翔一口氣喝完了。

 

    宜澖與帶猶豫的說:「如果他們真的是神鳳教的遺黨,那不就是我們的敵人了…,可是妍翎是我的好姊妹…。」

 

    亦翔聽了之後,臉色沉了下來,不禁落下男兒淚來,畢竟他是那麼的喜歡妍翎,「唉!百年前的恩怨,又與我們有何關係呢?為什麼我們就要視他們為敵人?」

    「我只知道神鳳教是敵人,卻不知道原因呢!」宜澖說。

 

    「三百年前,神鳳教徒與我們龍虎門發生了惡鬥,原本只是個人的恩怨,後來發展卻變成了門派之爭,兩派在征戰之中,神鳳教主打傷了我們龍虎門的掌門,後來雖然達成協議停戰,但是掌門也立下幫規,兩派老死不相往來,更別說是通婚了。」亦翔一口氣講完了三百年前的故事。

 

    「那我們如果跟他們做朋友,不就犯了幫規?」宜澖哀怨的說。

 

    「妳還好啦!只不過不能做朋友,我呢?我就不能和心愛的妍翎結婚了…。」亦翔悲傷的說。

 

    就在亦翔又開始落淚的時候,門鈴響了,宜澖說:「別哭了啦!有客人來了,我去開門,你趕緊擦一擦眼淚,別丟臉了。」說完宜澖就去應門了,沒想到門一打開,來人竟然是妍翎和征遠。

 

亦翔驚訝的問:「你們怎麼會來?還有,征遠,你的打扮怎麼這樣怪?」

征遠完全不理會亦翔的疑問,只用手指了指肩上的朱雀,宜澖看到之後驚訝的說:「原來你們真的是神鳳教的人,竟然隱瞞我們這麼久。」

 

征遠不以為然的說:「你們還不是隱瞞了龍虎門的身分,平常人也不會在意我們是神鳳教阿。」征遠話剛說完,就看到哇哇從亦翔身後突然冒了出來,手裡拿了一把長槍交到了亦翔手裡,似乎是要亦翔開戰的意思。

 

亦翔手裡接過長槍,對著宜澖大喊:「遵守幫歸,對神鳳教開戰吧!」

「不要!我不要對我的好姊妹開戰!」宜澖說。

 

亦翔原本殺氣騰騰的要對神鳳教開戰,一聽宜澖說到好姊妹,目光不由自主的停留在妍翎身上,心中百感交集,一邊是祖訓幫歸,一邊是深愛的人,亦翔看著妍翎時的眼神裡盡是溫柔,就在亦翔鬆手丟棄手中長槍的同時,哇哇衝了上來,奪走了亦翔手裡的長槍朝著妍翎刺了過去。

 

就在千鈞一髮的時候,亦翔一躍而起,擋在了妍翎的前面,哇哇這一槍不偏不倚的刺進了亦翔的身體裡。「亦翔!」妍翎驚訝的大叫。亦翔只是回頭對著妍翎微笑,就倒了下去。哇哇見狀,仍然不死心,喃喃自語的念起了咒文,召喚了青龍繼續攻擊妍翎,征遠見狀,立刻派出朱雀與青龍作戰,征遠則跟哇哇打得不可開交。

 

妍翎抱著躺在血泊裡的亦翔流淚:「翔翔,你怎麼這麼傻…。」亦翔勉強開口說:「妳…妳沒事吧?」妍翎趕緊搖搖頭說:「我怎麼會有事?有你在,我怎麼會有事?」亦翔聽了之後心滿意足的微笑著說:「妳沒事,那就好,我這一點小傷,不要緊的。」

 

這時候,衛剴和姿津趕到了,看到妍翎抱著滿身是血的亦翔,也看到哇哇和征遠激戰,更看到了青龍和朱雀打得不可開交,還有忙著幫亦翔止血的宜澖。

 

衛剴見狀,喃喃自語的說:「打起來了,完蛋了,沒得救了。」

姿津看到亦翔身受重傷,急得大哭,邊哭邊槌打妍翎:「還我翔翔來,翔翔要是跟我在一起,就不會這樣,妳偏偏要跟我搶,還我翔翔來,還我…。」

 

妍翎看姿津這樣激動,也不知道該怎麼跟她解釋,只好跟著掉淚,淚水掉在亦翔的臉上,掉在亦翔的身上,掉在亦翔的傷口上。

 

「妳不要用眼淚把我的翔翔弄溼了。」姿津正要推開妍翎的時候,突然發現妍翎淚水滴到的那片傷口冒著煙,似乎正在癒合,姿津驚訝的說:「妍翎,這是怎麼了?妳做了什麼?」

 

妍翎也是一頭霧水的說「我沒有做什麼阿。」

衛剴湊上來看,一副知識淵博的口氣說:「鳳凰的眼淚可以療傷,如果妍翎的眼淚也可以療傷,那就表示妍翎是神鳳教的公主,繼承了神聖的鳳凰血統,這樣看來,征遠應該就是專門負責保護公主的侍衛,這侍衛是世襲的,世世代代保護神鳳教的公主,這一切應該只有征遠心裡明白,妍翎應該是被保護的,什麼都不知道。」

 

宜澖對著哇哇大吼:「哇哇!停下來!」可是哇哇一心要為教主報仇,根本就不理會宜澖。

 

妍翎看著亦翔漸漸的甦醒,不禁又流下淚來說:「不要再有爭鬥好嗎?」話剛說完,四周突然起了大霧,霧中隱約看到那隻朱雀變成了一位穿著古裝的絕世美女手裡拿著一把團扇,而青龍也變成了一位風度翩翩的男子,手裡拿著一把摺扇。

 

哇哇原本和征遠打得不可開交,見狀立刻跳了開來,對著那男子說:「參見掌門。」

征遠這才看到不遠處的那古典美女,立刻在原地跪了下來:「末將拜見教主。」

 

衛剴又是一副什麼都懂的樣子說:「三百年前,神鳳教主打傷了龍虎門的掌門,今天終於要做個了斷了。」

 

那古典美女微笑的看著衛剴,卻是妍翎開口說:「我一個女孩子,那裡打得過他呢?」原來是神鳳教主用千里傳心術要妍翎替她說。

 

衛剴不服氣的說:「傳說是這樣的沒錯阿,要是妳沒打傷他,那三百年來的恩怨哪裡來的?」

 

那風度翩翩的男子,啪的一聲打開了扇子,卻見亦翔開口說:「三百年前受重傷的,是心。」

 

「龍虎門也會千里傳心術??」衛剴驚訝的說。

 

龍虎門的掌門笑著說「千里傳心術,原本就是我們兩個傳心意而創的。」開口的還是亦翔。

 

衛剴疑惑的問:「那當年為什麼會傷了心?」

 

「還不是都因為她。」男子指著哇哇,看著女子。

那女子嘟了嘟嘴,手裡的團扇一揮,哇哇變成了另一位絕世美女。

 

「那個女生好像姿津耶!」妍翎脫口而出。姿津也在一旁點頭。

   

衛剴搶著說:「傳說,當年神鳳教主和龍虎門的掌門是武林中人人稱羨的一對戀人。」只見眾人認真的點頭。

 

衛剴見那兩個古代人沒有反對,就很跩的繼續說下去:「後來,神鳳教的一個女孩,偷偷地愛上了龍虎門的掌門,千方百計的接近他,龍虎門的掌門雖然也挺喜歡她的,但是掌門已經有了教主,所以拒絕了那女孩。」

 

亦翔又開口替掌門說:「當年我為了保護她,把整件事情保密,沒想到事情還是傳到了教主的耳裡,教主很生氣的把女孩叫到我面前,當面質問她。」

 

妍翎恍然大悟的說:「我記得這個傳說了,後來當面質問的時候,掌門一直維護那個女生,讓教主很吃醋,教主很生氣的問那個女生,那個女生…。」

 

「那個女生大聲的說我就是愛他,不行嗎?」姿津大聲的說:「我也知道這個傳說。」

「沒錯!教主一氣之下,就把她變成了哇哇。」衛剴說。

 

「這就是背叛教主的下場,不過教主也算仁慈,同意讓哇哇一輩子跟在掌門的身邊。」征遠說。

「當時掌門很生氣教主這樣做,一氣之下,就立下了幫規,永世不得與神鳳教眾結婚,也斷了自己和神鳳教主的姻緣線。」亦翔說。

 

「其實,那是因為我太愛妳。」妍翎深情款款的對著亦翔說。

 

「這句話不是教主說的,是妍翎自己說的。」衛剴在一旁大叫說。

 

妍翎還來不及反駁,教主已經又藉著妍翎的口說:「那是妍翎自己說的心裡話,也是我的心裡話。」

亦翔和掌門看著眼前的兩個女人,感動得說不出話來,好不容易,亦翔開口說:「解鈴還須繫鈴人,那個不得嫁娶的幫規解除吧!掌門,我也愛妍翎阿!解除好嗎?」

 

只見掌門點了點頭,終於解除了幾百年來的仇恨了,掌門牽著教主,亦翔牽著妍翎,有千言萬語要說,正在感動之際,姿津衝了上來擋住他們的去路,大聲的說:「翔翔,我也愛你阿!」說完,就衝了上來緊緊的抱住亦翔。

 

姿津淚眼婆娑的說:「翔,我愛你,因為我太愛你了!所以,我祝你幸福,祝你和妍翎幸福。」說完後,給了亦翔一個深情的吻,長長的吻,很久很久的吻,彷彿這個吻,會到天長地久,突然姿津推開了亦翔,含淚轉身奔跑,邊跑邊大聲的說:「再見了,我的翔翔,再見了!」

 

 

姿津含著淚走了,教主和掌門手牽著手甜蜜的消失了,只剩下亦翔呆立在原地,想著剛剛發生的一切,衛剴看亦翔似乎被剛剛姿津突如其來的親吻給呆住了,又看見妍翎似乎臉色不太高興,走了過去拍了拍亦翔的肩膀說:「別讓歷史重演。」然後說:「征遠,我們也走吧!」征遠立刻會意過來:「喔!對對!我家剛剛在煮東西,忘了關火,我要趕快回去了,衛剴一起來吧!」說完兩個人一溜煙的消失了,真的就只剩下亦翔和妍翎了。

 

亦翔看妍翎似乎生氣了,一時不知所措,但是又怕歷史重演,於是鼓起勇氣,上前抱住妍翎說:「我深深的喜歡妳,很久了。」妍翎正想開口說什麼,亦翔卻吻了下去,不讓妍翎有開口的機會。天空又飄下了綿綿細雨,像滿天飛舞的精靈,落在妍翎的髮上,像是妝點了水晶般,閃閃發亮。

 

「少年聽雨歌樓上,紅燭昏羅帳。壯年聽雨客舟中,江闊雲低,斷雁叫西風。而今聽雨僧廬下,鬢已星星也,悲歡離合總無情,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亦翔自言自語的念著。

 

「這是什麼意思呢?」妍翎在亦翔的懷裡撒嬌的問。

 

「不管詩句的意思,我的意思是,以前一個人的時候聽著雨聲,覺得特別的孤獨,一個人隔著玻璃,看著雨景,真是寂寞,現在有妳,看著雨天卻像是滿天的幸福降落,一樣的雨景,有了妳的陪伴,就有了不同的心情,真是奇妙。」

 

「你到底要說什麼阿?」妍翎問。

 

「有妳真好。」亦翔緊緊的抱住妍翎,滿滿的幸福,滿滿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