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庭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就讓心情恣意的飛翔吧
  • 62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飛翔的夢想1(賴晏琳、陳姿君、王韋凱、王郁祥、劉正元)

飛翔的夢想

 

    每個人都有夢想,有人的夢想是考上建國中學、有人的夢想是要當白衣天使、還有人的夢是當醫生,你呢?你的夢想是什麼?是受人尊敬的老師?是身手矯健的體操選手?還是有人民保母之稱的警察?或許也都不是。

 

    是一個寒冷的冬天,街上的人們穿著厚重的大衣,瑟縮的抵擋凜冽的北風,衛剴獨自一個人走在街道上,雙手插在大衣口袋裡,慢慢的往前走,北風強勁的吹得衛剴的圍巾發出啪啪的聲音,一個不留神,衛剴的帽子被風吹走了,衛剴急忙轉身追帽子,跑了好一段路,才在一個轉角撿回在牆角的帽子,突然之間下起雪來了。

 

    剛開始的雪花綿綿密密的,像棉花糖一樣慢慢的飄阿飄,似乎有一點點的透明,好像是水晶般的剔透,漸漸的變大,這時打在身上,就可以感受到些許的重量了,街上的人們加緊了腳步,不一會兒,街上的人見變得稀稀疏疏的了。

 

    看到了這樣的景象,衛剴也加緊了腳步,看看離目的地還有一段距離,衛剴心想,我還是快點吧!不然待會積雪,可就寸步難行了,正當衛剴加快腳步走了沒多遠,就聽到後面有人叫他。

 

    衛剴停下了腳步,往回看,看到一個模糊的身影,但是那壯碩的身形好熟悉的感覺,等到來人走進之後,衛剴一眼就認出,他是自己的同學----韓征遠。

 

    「這麼大風雪要去哪阿?」征遠問。

    「趕著去辦點事呢!你怎麼會在這裡阿?」衛剴說。

    「剛剛下了雪,我就在旁邊的便利商店避避,順便喝點熱騰騰的咖啡。」征遠指了指後方不遠的便利商店。「這麼大風雪,你也走不了,一起去避避吧!等風雪小了再走吧!挺久沒見了,聊聊吧!」

 

    衛剴看了看天空,雪似乎越下越大,看了看手錶說:「大概趕不上了,好吧!」

 

    衛剴和征遠走進了便利商店,又各點了一杯現磨咖啡,在休息區坐下之後,征遠看著窗外的大雪,突然問了一句「你的夢想是什麼呢?」

 

    衛剴一時之間也沒想這麼多,隨口說了「平平淡淡的過生活吧!」

 

    「就這麼沒有夢想阿?」征遠淡淡的說。

 

    衛剴被征遠這樣一說,陷入了長長的沉默,衛剴喝了一口咖啡,吐出了一口白煙,不確定的說「我想,或許我的夢想,是當個受人尊敬的醫生吧!至少,我曾經是這樣想的。」

 

   

 

 

    衛剴說完之後,又是一陣長長的沉默,就在衛剴喝完最後一滴咖啡的時候,『叮咚!』便利商店的門打開了,走進來的是一個全身包得密不通風,像隻熊的男子,一進門就緊張的東張西望,看到衛剴他們的時候,楞了一下,隨即往他們的方向走去。

 

    征遠看到怪怪的人往他們走來,緊張的說「衛剴,怎麼辦?那個怪人朝我們走過來了。」征遠邊說邊瞄那個人的位置。

 

    衛剴很有男子氣概的說「安啦!我保護你。」

 

    那個怪人一路走到衛剴面前停了下來,眼睛直盯著衛剴和征遠看,氣氛十分的緊張,眼看就要發瘋什麼大是的時候,那個奇怪的男子突然大笑了起來;衛剴和征遠本來全身緊繃,隨時要防衛自己,被那怪男子的大笑給搞得一頭霧水,就在他們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的時候,那男子突然冒出了一句「你們兩個耍什麼白痴,是我啦!亦翔。」

 

    「你們兩個也太好笑了吧!」亦翔邊笑,邊脫下帽子、拿下圍巾,露出燦爛的笑容。

    「是你自己穿得像怪叔叔好嗎?」征遠不甘示弱的說。

    「算了!不要跟他計較啦!」衛剴說。

    「一起坐啦!大家都再點一杯咖啡吧!」征遠說。

 

    大家坐下來之後,亦翔說「轉角那邊新開了一家百貨公司,知道嗎?」

    「你說張庭夢時代喔!」衛剴說。

    「聽說有很多好東西,是沒有看過的。」征遠說。

    「那等等我們去逛逛吧!反正困在這裡,跟困在那裡是一樣的。」亦翔說。

    「那,走吧!」衛剴站起來,把咖啡一飲而盡。

 

    大夥在暴風雪中狂奔,幸好並不遠大約五分鐘的光景,大夥就到了張庭夢時代的門口。剛到門口,立刻有人出來接待,自動門一打開,裡面一陣暖呼呼的空氣流了出來。放鬆了大家被冰凍的身體和表情。大家趕緊拍了拍身上的雪,跳進溫暖的懷抱當中。

 

    一行人坐了電扶梯到了地下二樓的美食街,剛剛走進去,看到許許多多的美食,三個人就像是攤小便宜的歐巴桑一攤一攤的試吃。

 

    衛剴開心的說「我們一定要吃飽飽的再回家。」

    亦翔和征遠附和的說「好阿!好阿!」

 

    就在亦翔興奮的要繼續是吃的時候,不小心撞到一位長髮美女,女生被撞到之後大叫「啊!」

    亦翔情急之下趕緊一手摟著女孩的腰,才使得女孩沒有跌倒,為什麼只用一手呢?因為亦翔的另外一隻手拿著烤麻糬。

 

    「小姐,妳沒事吧?」亦翔咬了一口烤麻糬說。

   

    突然後面傳來另一個女生的聲音緊張的問「妍翎,妳沒事吧?」姿津擔心的問。

    亦翔、征遠、衛剴本來已經又圍到烤麻糬那攤去試吃,突然聽到熟悉的名字,三個人同時轉頭過來,異口同聲的說「妍翎?」

 

    三個人這才停下搶食試吃品的動作,臉上充滿了驚訝和開心,七嘴八舌的搶著發言「好久不見耶!」征遠開心的說。

 

    「對啊!你們兩個變得不一樣了,成熟了呢!」亦翔說。

    衛剴從征遠和亦翔兩個人的背後突然冒出來表情認真的說「嗯~妍翎變得好漂亮,是大美女耶!」

 

  亦翔緊接著說:「多年不見,想不到妳們兩個竟然變了這麼多。」

    「是啊!真是麻雀變鳳凰呢!」衛剴說。

    「沒錯!沒錯!人家說女大十八變,真是沒錯。」征遠猛點頭說。

 

    正當大家聊得起勁的時候,突然傳來「咕嚕!」的聲響,大家都還來不及反應,衛剴就大聲的說「亦翔肚子餓了啦!剛剛被妳們打斷了試吃,我們繼續吧!」

 

    「好啊!好啊!」亦翔和征遠猛點頭。

    「你們搶就好了!我們不太適合做這樣有傷淑女氣質的事情。」姿津說。

    「咦?可是平常妳挺愛試吃的呀!哎呀!」妍翎話剛說完,手臂就被姿津捏了一下。

    「妳剛剛說的是別人對吧!」姿津說。

    「對!對!」妍翎趕緊點頭說,可是姿津一轉頭,妍翎就碎碎念的說「明明就愛吃,還不準人家說。」

 

    正當三個男生搶著試吃烤香腸,突然「蹦!」的一聲傳來轟然巨響,衛剴聽到之後,立刻轉身,又多拿了兩塊香腸試吃品,狂奔衝出百貨公司,到門外一探究竟。

 

    「那邊好像失火了!」征遠只著遠方的濃煙說。

    「好像是張庭紀念公園。」亦翔說。

    「咦?那邊好多人往這邊來耶!」衛剴說。

    「發生什麼事了?」姿津氣喘吁吁的跟了上來問。

    「我去問問。」征遠自告奮勇的說完,就上前去拉著了一個歐巴桑問「發生什麼事了?」

 

    歐巴桑結結巴巴的說「有怪獸!有怪獸!從天上掉下來,在張庭紀念公園。」說完就急急忙忙跑了。

    姿津緊張的說「有怪獸耶!怎麼辦?怎麼辦?」

    妍翎鎮定的說「看起來好像真的有怪獸耶!是不是酷斯拉?」

 

    「要不要去看看?」征遠問。

    「好阿!好阿!」衛剴一邊吃著烤香腸一邊說。

    「為什麼你還有烤香腸?」亦翔不滿的說.

    「剛剛出來前多抓了幾根,要吃嗎?」衛剴得意的說。

    「好阿!既然你這麼說的話…。」亦翔突然變得非常客氣的說。

    「那一起去看看在給他吃!」征遠說。

    「走就走阿!怕你咧!」亦翔說。

    「那我們也一起去吧!」妍翎對姿津說。

    「好阿!」姿津爽快的答。

 

    沿路上,大家都急著要逃命,只有衛剴這一群人,朝著張庭紀念公園前進。這一行人到了張庭紀念公園之後,看到中間有個地方陷下去了,而且還冒著煙。

   

 

    「蹦!」又是一聲爆炸,大家趕緊跳開,撲倒在地。

    「大家還好嗎?」亦翔問。

    「當然沒事阿!開玩笑!我是型男衛剴耶!」衛剴說。

    「就是說阿!太小看我征遠大帥哥了!」征遠拍拍身上的泥土。

 

    就在三個男生七嘴八舌的自誇的時候,姿津突然大叫「啊!!」

    「怎麼了??」妍翎緊張的問。

    「那的洞裡面有個銅像。」姿津驚訝的說。

 

    聽到洞裡面有銅像,衛剴立刻衝了上來「咦?那不是蔣孝化的銅像嗎?」

    「對啊!怎麼會在這裡?」征遠問。

    「他會在這裡啊,其實是因為…。」衛剴自信滿滿的回答。

    「因為…你也不知道的原因啦!對吧!」亦翔潑冷水的說。

    「嘿嘿!」衛剴乾笑兩聲說「沒錯!就是不知道!」

    「不懂還裝懂,想在女生面前表現,也不是這樣裝的吧。」征遠抱怨的說。

 

    「別扯到我們身上來,不關我們的事喔。」妍翎說。

    「對啊!我們可是超人氣美麗女孩二人組,男生的事與我們無關。」姿津說。

 

    亦翔不理會女生和衛剴之間的鬥嘴,逕自上前去查看,然後很正經的說「這銅像少說有20公尺高,7公尺寬,大約有25頓重,怎麼會在這呢?」

 

    亦翔話剛說完,地面開始出現震動,震動越來越大,大家都快站不穩了,周遭的人早就都已經跑光了,只剩下這一群好奇寶寶,還不怕死的留在這裡。

 

    妍翎害怕的說「到底是誰提議要來的啊…。」

 

   

   

 

 

 

    「都是征遠害的,是他提議要來的。」亦翔指著征遠說。

    「是我提議,是衛剴說好阿好阿我才來的。」征遠聽亦翔那樣一說,立刻指著衛剴說。

    衛剴本來在旁邊研究那個銅像,一聽到矛頭指向自己,立刻大聲的說「明明就是亦翔說誰怕誰,我們才跟著他來的。」

 

    就在大家互推責任的時候,突然又【蹦】的一聲,姿君的腳邊出現了一個大洞,「哇阿!!」姿津大叫,眼看就要掉下去,征遠一個箭步過去拉住了姿津,「叫什麼叫,不要亂叫啦!沒事都被妳嚇死了。」

 

    「哇~征遠好帥喔!姿津一定會愛上你的。」妍翎在一旁拍手叫好。

    「咦?洞裡面有另外一個銅像耶!」征遠假裝沒聽到妍翎說的話。

    「我知道!那個是蔣孝化的仇人,他叫做莊孝為,本來是同父異母的兄弟,但是因為他從母性,所以姓莊,但是都是孝字輩的。」衛剴得意的說。

    「那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阿?」姿津問。

    「那是因為…。」衛剴講到一半,被征遠打斷「其實你也不知道啦!對吧!」

    亦翔立刻接下去說「其實是你又想在女生面前表現了啦!對不對。」

    衛剴生氣的說「別吵!聽我說完。」

 

    「我也知道。」征遠說

    「你們三個別吵,我們在這裡很危險,有話就快說吧!」妍翎害怕的說。

    「征遠你說。」姿津指著征遠。

 

    「我猜是要發生第四次世界大戰了吧!」征遠說。

    「你們知道第三次世界大戰是誰害的嗎?」衛剴問大家。

    「就是他們兩個阿!大家都知道。」亦翔不屑的說。

    「那你們知道是誰拯救世界,結束了第三次世界大戰嗎?」征遠問大家。

    「就是我!」衛剴不知道從那裡拿了兩顆皮蛋放在眼睛前面,頭上還頂了一片西瓜皮。

    「哇!!是皮蛋超人耶!」妍翎開心的說。

    「我也有功勞好嗎?」征遠不甘示弱的說。

    「哇哇!!珠珠人!」姿津大笑的說。因為征遠的身上掛滿了珠珠。

    「你們兩個給我差不多一點,最大的救星是我!你們兩個小角色到一邊去。」亦翔不知道何時綁了個辮子,還加上了一個粉紅色的蝴蝶結。

 

    「哇!!好崇拜喔!!是辮蝴俠!」姿津和妍翎開心的又笑又跳,一起大叫「辮蝴俠!我愛你!」

    就在大家有說有笑的時候,地面又開始震動起來,那兩個銅像飛到了天空,然後降落在這一群人面前。

 

    「大家快逃!」姿津大叫。

    正當大家轉身要跑的時候,背後不知道何時出現了一大堆的像是兵馬俑的士兵,這些士兵和兵馬俑最大的不同,就是他們通通都是光頭。

 

    光頭兵馬俑一步步的接近他們,把他們包圍著,蔣孝化和莊孝為在後面奸笑著。

    妍翎抓著姿津說「我好害怕喔!」

    姿津抱著妍翎,輕輕的拍拍妍翎的背說「乖乖!不要怕,有驚郝嘯三超人保護我們呢!」

 

   

    蔣孝化舉起腳用力一踱,地面又震動起來,大家的腳底下立刻陷落下去,大家都掉進洞去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